冬血狐

我是一只喜爱给喜欢的角色配个好cp的狐狸😆
更喜欢为那些cp写文,做好心理准备后再上传,希望大家如果喜欢我写得文请一定要留言,我会努力写出更多的!(握拳
微博:可爱的小刺猬Hyde

[利law]我的刺猬 番外

*这是番外篇,动画结束后接续漫画的剧情

格兰兹看着被放在枕头上的刺蝟叹了口气,「罗雷斯到底什麽时候才能恢复啊。」
「谁知道。」利希特撇了一眼那只不知道何时才会醒的刺蝟。
格兰兹拍了拍利希特的肩,「你也早点睡吧,城田君他们也在帮忙想办法了。」
离开前格兰兹又看了罗雷斯一眼,决定明天再去找那个古董商一次。
那次战争後,也已经过了几个月了。

利希特关灯,脱下上衣躺在床上。
他轻轻把手放在罗雷斯身上,娇小的身躯规律的起伏着,几乎感觉不到呼吸。
利希特闭上眼,又一次在心里祈祷这只刺蝟快点恢复原状。
在利希特睡着後,一个旁人看不见的,穿着礼服的女人飘在空中。
她温柔的在刺蝟的脸上留下一个冰冷的吻,泪水从那张美丽的脸庞上留下。
嘴开合了几下,吐出无声的话语。
『我果然还是太自私了,还有人在等妳,我的lawless...』
随着那个女人的消失,刺蝟的身体发出光芒,渐渐的产生变化。

格兰兹敲敲利希特的房门,不意外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利希特的起床气很严重的,一直都是罗雷斯来叫利希特。
格兰兹走到利希特床边,正准备叫他的时候就看到利希特怀中的人。
「利希特、利希特...」格兰兹小声的在利希特耳边呼唤。
「啊?」利希特不耐烦的看着格兰兹。
格兰兹压住利希特的脚,「你先等一下,快看你怀里!」
刻意压低的声音也无法掩饰他语气中的兴奋。
利希特转头看向自己怀里,他瞬间愣住了。
躺在他怀中的是有着一头金发的女人,蜷缩起来的睡姿也无法挡住绞好的身材。
罗雷斯整个人就像她刺蝟形态时一样,缩的小小的窝在利希特怀中。
还时不时用柔软的脸颊去蹭利希特的胸膛。
格兰兹无声的笑了,这样的罗雷斯还挺可爱的。
格兰兹凑到利希特耳边,「我去找一下罗雷斯的衣服,你先叫醒她。」
利希特低头看了下罗雷斯身上的衣服,还是之前那个跟彼岸打完後破烂的样子。
利希特轻推罗雷斯,「喂,hyde。」
「嗯~」一向浅眠的罗雷斯很快就醒了,她伸手揉揉眼睛。「利希酱?」
刚睡醒的罗雷斯愣了几秒後,扑到利希特身上。「利希酱!你有没有受伤!」
利希特感觉到罗雷斯的担心,微微勾起嘴角,仍由她检查自己身上的伤。
罗雷斯确定了利希特的伤都经过处理後松了口气,当她的手碰到自己胸前光滑的肌肤时又僵住了。
利希特伸出手,让罗雷斯看他手中的东西,一个全新的名牌。
罗雷斯接下那个名牌,脸上充满喜悦。
「hyde,重新签定契约吧。」利希特喊出了他为罗雷斯取的名字後,出现在罗雷斯脖子上的光芒表明了临时契约签定成功。
接下来只要吸血就好了,利希特等着罗雷斯来吸他的血,可罗雷斯一直没有动作。
「你在发什麽呆啊,蠢老鼠。」
「不了...」罗雷斯握紧手中的名牌,「利希酱的话,果然还是只要当一个钢琴家就好了。和我们这种恶魔扯上关系可不是天使该做的!」
利希特听着罗雷斯的话,一把将她压在床上。
「利希...呜!」利希特吻住罗雷斯,舌头窜入她的口中,毫不犹豫的利用吸血鬼的獠牙刺破自己的舌头,硬逼着罗雷斯吞下自己的血液。
「嗯...哈啊~」罗雷斯的脖子後面出现的锁链,和利希特的脚接在一起。
利希特解开了罗雷斯身上仅存的几个扣子,在他打算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咳嗽声。
格兰兹尴尬的站在旁边,撇头不敢看。
罗雷斯脸红的拉起衣服。
「打扰了。总之,罗雷斯你能恢复是好事。你先去换衣服吧。」格兰兹留下拿过来的衣服,快步离开。
「下次记得敲门。」利希特提醒道。
「不会有下次!」罗雷斯拿着衣服走进浴室。

城田打开门,「啊,利希特桑!」
「嗯。」利希特把装着刺蝟的笼子放到桌上。
「啊...罗雷斯还没醒吗...」城田看着毫无动静的刺蝟说道。
利希特把刺蝟从笼子里拿出来放到小黑旁边的枕头上。
小黑伸手轻抚他妹妹背上的刺,他真不是个好哥哥,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罗雷斯...」

「尼桑!」
「嗯?」小黑觉得刚才好像听到罗雷斯的声音。
本来应该还没醒来的刺蝟,变回了人类的样子。
「尼桑!」罗雷斯扑到小黑怀里。
小黑轻抚罗雷斯蓬松柔软的长发,「你什麽时候恢复的?」
「今天早上!」罗雷斯在小黑怀里蹭,这可是以前没有的福利!
「能变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去准备早餐,你们等我一下!」城田走进厨房,很快的就做好早餐了。
「那个,利希特桑的伤势没问题了吗?」城田担心的问。
利希特咬着吐司,「已经好了。要问为什麽...因为我是天使。」
「是是~利希酱是超cool的天使!但是伤还没好!」明明早上看还没好,「我肋骨折断的地方也很痛...恢复的好慢啊。」

「打算对我这个天使的气度吹毛求疵吗!」
「我哪里是在吹毛求疵,而是在述说事实而已啦!天使的气度是啥啦!」又出现她不知道的设定了。
「吵死了,渣渣老鼠!」
「是没错,我现在是渣渣老鼠酱啊!因此利希酱现在也是渣渣天使!」
强欲组一如既往的吵起来了。
「啊?」利希特不爽的瞪着罗雷斯。
「为啥瞪我!」罗雷斯低着头,「我呢!并不是因为喜欢才变成这样的、呜...」
「呜...谁叫我...」罗雷斯的眼睛泛出泪光。
小黑刁着叉子,惊讶的看着自家妹妹。
城田想到了莉莉灰尘溢出後的变化,「难...道罗雷斯的变化是在这样的地方...」
「呜啊~~~」罗雷斯的眼泪不断的流出来。

「真麻烦...」
「够麻烦的。」
「麻烦死了!」
「好过分~~~」小黑三人毫不留情的说出麻烦,让罗雷斯哭的更大声了。「呜哇~~~」

  
「说真的...我现在连自己是什麽样的状态都不是很清楚喔。」罗雷斯摊手,「身体的确是感觉到空荡荡的,使不出什麽能力来。」
「...从身体里『溢漏出灰尘』是什麽意思?是指体内灰尘减少之类的?但是我觉得并非是因为和利希特的契约中断了的缘故。」
罗雷斯指向正在玩游戏机的利希特。
「啊,对了!」城田像是突然想到什麽似的大叫了一声。
「嗯?怎麽了吗,真昼君?」罗雷斯看着突然站起来的城田好奇的问。
「罗雷斯、利希特桑,非常对不起!」
城田弯下腰,「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我阻止你们的话...罗雷斯的信物就不会被椿毁掉了!」
「欸!」罗雷斯惊讶的捂着嘴,「真昼君不用道歉啦!」
利希特摆弄着游戏机,「过去的事再怎麽後悔都是无用的,最重要的是现在。」
「嗯,利希酱说得没错!」罗雷斯走到小黑旁边,「要不是真昼君和利希酱的话,我和尼桑不知道还要吵多久...虽然似乎是我在耍脾气就是了。」
小黑伸手揉了揉罗雷斯的头发,「我也有错...我应该要保护好你才对。」
「没关系了啦,尼桑!而且...我和利希酱也已经重新签定契约了...」罗雷斯拉起围巾遮住泛红的脸颊说道。
小黑眯起眼睛,「喂,电波天使...你对我们家罗雷斯做了什麽啊?」
罗雷斯害羞的抓着小黑,「尼、尼桑!利希酱什麽都没做啦!」
「没做什麽的话,你为什麽脸红啊~不过就是签定契约罢了~」
罗雷斯正着急的打算找个小黑可以相信的藉口,她突然被向後拉去。
利希特把罗雷斯拉入自己怀里然後低头吻上去,像早上一样用獠牙划破自己的舌头。
罗雷斯瘫软在利希特怀中低头喘气,利希特抬起她的下巴把罗雷斯嘴角的血液舔掉。「就这样。」
罗雷斯把头埋在利希特怀中躲避自家哥哥调侃的视线。
「电波天使啊,你就这样拱了我们家的白菜啊。」
调侃归调侃,自家妹妹被占便宜了做为哥哥要帮她问清楚啊。
「你对我们家罗雷斯有意思?」
利希特抱紧怀中的人儿,「这只蠢老鼠我可不会让给任何人!」
小黑无视罗雷斯阻止的眼神继续追问,「那你应该也知道罗雷斯最爱的那个人吧。你可是人类,不可能永远陪着罗雷斯。我是不会给你伤害我妹妹的机会的。」
「是人类又怎样,最重要的是现在。」利希特毫不犹豫的回答,「就算我死了,也会继续陪着这只蠢老鼠。」
「那就...随便你吧。」罗雷斯的个性一向如此,她所做的决定是很难改变的。
「罗雷斯...」小黑招手示意她过来,「我这边是同意了,不过你还要想办法说服其他人啊。」
「呜...尼桑~」罗雷斯变成刺蝟的型态在小黑腿上打滚,「尼桑帮一下啦~傲慢的哥哥嫉妒的哥哥愤怒大姊和沃尔绝对不会同意的!」
在Servamp中,休和杰杰都是抱持着绝对不能对人类动感情的想法。
愤怒和暴食则是心疼罗雷斯在失去爱人後的改变。
「麻烦死了...我才不要...」小黑变成猫的型态把罗雷斯藏在毛茸茸的肚子下面。
「呜呜呜~尼桑~」
利希特伸手把罗雷斯抓出来举到眼前,他盯着水汪汪的红色小眼睛认真的说。「我会和你一起去,让他们知道除了我这个天使以外没有别的选择。」
罗雷斯伸出小手捂住眼睛缩成球的样子,「呜...天使酱太帅了啦!这种臺词!」
利希特翻过小刺蝟,轻轻的按压柔软的腹部。「那还用说,因为我是天使!」
罗雷斯抱住利希特的手指,「嗯!天使酱最棒了!」

评论
热度 ( 8 )

© 冬血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