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血狐

我是一只喜爱给喜欢的角色配个好cp的狐狸😆
更喜欢为那些cp写文,做好心理准备后再上传,希望大家如果喜欢我写得文请一定要留言,我会努力写出更多的!(握拳
微博:可爱的小刺猬Hyde

[利law]我的刺蝟(5)

*下篇就是前强欲的主场了。
*最近又懒了,要赶紧接下去写不然又要拖更了
*一直不停的咳,超痛苦

「好痛...可恶...」清醒了的利希特翻身靠在墙上,「这是哪...都是那只蠢老鼠的错...」
「真是不开心...」墙的另一头,罗雷斯听到了利希特的声音,「为什么能听到啊...」
「天使酱也已经死了吧...过了多久了啊?」
「所以我就说了啊...天使酱什么都没做到就这么死了啊!」罗雷斯大吼着,「自大地自称天使!笑死人了!」
「吵死了,臭老鼠。」利希特在墙的一头回应,「我是不会死的。因为,我是天使!」
「啊啊~因为契约的缘故,意识相连什么的真烦。都快死了却还要忍受令人厌烦的叫唤。」
罗雷斯想起了以前的主人在死前难看的样子,不停的命令她把自己变成吸血鬼,以得永生。
「我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欸...真的假的?」终于意识到的罗雷斯转头看向身后的墙,「在我之后,利希酱也被抓了啊。」

「利希酱...你受伤了吧...我的伤也完全好不了。」罗雷斯头疼的看着被染红的衬衫,「要是我们真的就这么死了怎么办...」
「虽然利希酱是很厉害的钢琴家,但世界上还有很多厉害的钢琴家。」罗雷斯的眼神越发失落,「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独一无二的事物...」
「我说过了,我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人。」利希特反驳道。
罗雷斯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我都说了,利希酱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人啊!」
「就算不是利希酱,观众们也会鼓掌落泪,就像对你一样!」
「完全不一样...」与罗雷斯相反,利希特的语气平淡。
「哪里不一样了?」罗雷斯不解的问。
「内在。」
罗雷斯皱眉,「都说了到底是哪里...」
利希特叹了口气,「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利希特的问题让罗雷斯脑中浮现了那个穿着礼服的女人的身影。
「利希酱你什么都不知道啊!」罗雷斯崩溃的大吼,「就像一个充满梦想希望的笨蛋似的,反正一切都是无意义的!」
利希特听出了罗雷斯语气中的痛苦,开口打断她。「所以说你这家伙,就是连个能说出的梦想都没有的笨蛋!」
「那又怎样!」罗雷斯压下内心的痛,「像你这种人到最后都会毫无意义的死掉,一事无成的!」
她怎么会没有梦想...
但她的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是不会死的!因为我是...」
「够了!闭嘴!不论什么人还是其他事从一开始就是毫无价值的,任凭是谁都无法改变那个事实!」
「隔着墙声音还那么大废话那么多,臭老鼠!给我出来!」
两个人隔着一面墙壁吵架。
「你是笨蛋吗?!出不去才会变成这样的好吗!」罗雷斯的手不断的敲击着墙壁,「我要是能出去的话早就出...」
“碰!”
解开锁链的利希特打破了墙站在她面前,「见了面就变成哑巴了吗,胆小鬼臭老鼠。」
「我决定了,我才不管什么不老不死的。把你在这里杀掉,就是身为天使的我的使命。」
「哈哈哈~是啊。脑袋坏掉的自称天使,或许在黑历史再次增加之前,由我在这里葬送掉比较好呢!」与刚才说得不同,罗雷斯轻松的挣开束缚站起身。
「天使酱,你觉得自己有多厉害呢?」罗雷斯拍了拍短裙上的灰尘,「你其实在世界里也平等地,是个垃圾一样的生命!」
「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
「利希特·杰基尔兰德·轰...就在这里杀掉你来证明吧!」罗雷斯拿出武器,摆出了战斗姿态。
利希特同样充满杀气的瞪着她,「我会杀到你死为止,垃圾老鼠!」
  
身体好重...这是怎么搞的,感觉伤口的愈合速度异常慢...
罗雷斯轻喘着气望向利希特,免不了有点担心。
看着利希特脸上的血,罗雷斯扔下剑。「算了吧...」
「我是我,利希酱是利希酱。已经无所谓了!」罗雷斯站直了腰,「利希酱很厉害呦!随便你要怎样吧!」
「我是我?别开玩笑了。」利希特冷笑着,「越是不想努力的家伙,越会说这种话了。」
「利希酱...我是在教导你啊。不论是我还是你,所有人都是无意义的!」
「无意义的人?」利希特挑眉,「那种东西不存在。」
「不对,是有一个啊。臭老鼠,只有你而已。」
「没有目标没有愿望什么都不努力的你,没有资格说什么“自己”!」
利希特的一字一句宛如刀剑一般刺入了罗雷斯的内心。
她沉默的拿下破碎了的眼镜,露出无神却又漂亮的红眼。
「你到底又...明白些什么啊!」罗雷斯朝着向她冲过来的利希特大吼。
罗雷斯的力量彷佛在传达她的心情一般爆发,吞噬了两人的身影。

评论 ( 7 )
热度 ( 6 )

© 冬血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