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血狐

我是一只喜爱给喜欢的角色配个好cp的狐狸😆
更喜欢为那些cp写文,做好心理准备后再上传,希望大家如果喜欢我写得文请一定要留言,我会努力写出更多的!(握拳
微博:可爱的小刺猬Hyde

[利law]我的刺猬(4)

*最近天气有够热,我的房间比学校更热,飙到37度了。
家里宠物们都融化了,是说我家其实真的有养一只刺猬呢
*会尽快完结这个坑的
*上个月更了超多文,总编大人(同学)说这个月放我一马

身体好沉重...
一个人扶墙向前走着的利希特想起了罗雷斯曾经说过的话。
『就是说!如果我们分开超过24小时的话利希酱就会死呦!』
「这样正好啊...垃圾老鼠...」
「其人...身在远方遥不可及。」一个男子突然出现在利希特身后,「应该是你吧...叫利希特啥的...」
「你这家伙...是谁!」
「因为你那里的宠物,椿的心情很不好呢。」男子拿下嘴上的烟,「没办法啊。大叔我呢...接下来不得不对你做过份的事。」
「彼琴师...梦飞折翼...莫可奈何。」

「那么...利希特君...能不能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呢...」
「开什么玩笑...你搞什么啊...」利希特捂着伤口。
「大叔我是...嗯?」男子四处翻找,「打火机...打火机?奇怪啊...又丢了吗?」
「利希特君啊~你有打火机吗?」男子自来熟的向利希特搭话。
利希特火大的一脚踹上去,「别随便叫我的名字!」
「最近的年轻人脾气真差啊...这样可不行...」男子的眼眸充满杀气,「没办法了...那就稍微陪我玩一下吧...」
男子的手在利希特的手臂上划过,打了个响指,利希特的伤口竟着火了。
就是这个...
利希特退开,看着手臂上的火焰思考着。
「利希特君...」男子用手上的火焰点燃了烟,「只凭你一个人是赢不了大叔我的。」
「只有光的话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影子一起才行。不然没人知道你是光啊。」
「啊?」利希特摇摇头,无视了刚刚一瞬间出现在自己脑中的金发吸血鬼。「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的吸血鬼现在正被椿所囚禁着,和你一样快要死了哦。」男子翻了翻口袋,「我记得椿好像还发了照片。欸?!手机呢?掉了吗?」
利希特咬牙,「那只脏老鼠怎么样都与我无关,但...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我能想像到打倒了你的自己!」
利希特自信的眼神引起了男子的兴趣,「真是遗憾...若你要反抗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男子的双手缠绕着火焰,「舞蹈吧...坎佩瑞拉。」
  
「放开他!」被火柱所吸引而来的城田大喊着。
男子抓着利希特的衣领,「你好像是怠惰的...?」
「放开利希特桑!」城田打断他的话。
男子抓着利希特左右晃了晃,「火气别那么大嘛~只是在玩而已啊~」
「杀了你...」无力挣扎的利希特只能任由他摆布。
「你到底是谁!」
「大叔我叫做彼岸...是椿的伙伴...」彼岸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负伤的利希特挡在彼岸面前,「你现在是在和我战斗才对!」
利希特脚一滑,地面上出现了钢琴的琴键。
利希特的身影和他所创造的琴键渐渐被火焰所吞噬。
彼岸带走了利希特。

「痛...」被绑起来的罗雷斯睜開雙眼,「這裡是...哪裡?天使醬...死了嗎?」
“Life's but a waking shadow,a poor player,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人類的生命就像四處游走的影子,終究只是一個可悲的演員。
只有輪到你登場的時候,才能在在舞台上有說有笑。
表演結束之後,一切也將消失。
「人類的一生...真是空虛啊...」羅雷斯垂目,默默的接受了自己還挺喜歡的主人可能已經死了。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冬血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