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血狐

我是一只喜爱给喜欢的角色配个好cp的狐狸😆
更喜欢为那些cp写文,做好心理准备后再上传,希望大家如果喜欢我写得文请一定要留言,我会努力写出更多的!(握拳
微博:可爱的小刺猬Hyde

[利law]我的刺猬(3)

*我好像已经变成月更了
*这篇文章的稿子快全部打完了,要赶快再补了
*再次提醒这里的主角是强欲,所以跟强欲两人无关的剧情会直接跳过

「因为你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就由我来告诉你吧!」罗雷斯脚一蹬飞到舞台上,「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地方有着7位的吸血鬼兄弟。」
在罗雷斯诉说着他们以前的故事的同时,小黑对着自己的妹妹散发着杀气。
「居然这么生气呀!是那么不想让我说出来的事吗?」罗雷斯脸上的笑容就像个和哥哥撒娇的调皮妹妹一样。
“Sleep no more!He does murder sleep!”
「别再沉睡了!他扼杀了睡眠!」罗雷斯一脸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西洋剑,「再也无法得到安宁的,可怜的尼桑!」
「我就是最看不过尼桑你们像那样子打算忘掉这件事啊!」
“Will all great neptune's ocean wash this blood clean from my hand?”
「如果用尽大海的水能洗掉那双手沾染的血腥吗?」
“No,this my hand will rather.The multitudinous seas incarnadine.Making the green one red.”
「不!汝之双手反倒会将广大的海染成血色,大海的深绿将会化成一片殷红吧!」
「小黑...」城田呼唤着在和妹妹对打的小黑。
小黑双眼无神,无助的看向他。
「喂...我说过很吵了吧...」终于能动的利希特闯入兄妹之间的对决,「你们这群恶魔!」
「欸...天使酱...」罗雷斯被一脚踩到地上。
「别进入我的视线范围,垃圾老鼠!」利希特夺过城田的扫把,「借我。」
利希特无视城田的惊呼声,用扫把将小黑定在墙上。
「我不是说了你们很吵。你们现在能被允许做得,只有安静的听我的钢琴而已。」利希特坐在幻化出来的钢琴椅上。「落泪吧。」
听着曲调悲伤的琴声,城田不自觉的留下了泪水。
罗雷斯痛苦的抓着自己的长发喃喃自语,「奥菲莉亚...可恶...都说了这才不是我的美好回忆...」
「啊...够了...唯独利希酱钢琴的这个...是不可饶恕的啊!」罗雷斯拿着西洋剑朝利希特奔去。
刚才的男子推开大门,「吉尔,快阻止那两人!」
一个穿着布偶装的人出现在他们身后,一把将他俩的头撞在一起。
「很好!Nice,吉尔登斯坦!」男子走到吉尔身边与他击掌,「干得漂亮!」
「好痛啊!真是的!」罗雷斯捂着头抱怨,「亏你还是我的下位吸血鬼!搞什么啊!吉尔登斯坦!」
「杀了你们...」
 
意外跌倒的男孩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对、对不起!」
「啊嘞~居然还有漏掉的吗~」罗雷斯拿起刚才掉落的西洋剑不怀好意的来到男孩面前。
「住手!」城田上去抓住了罗雷斯的手。
「为什么啊?」罗雷斯挑眉,「我既没有放他活下来的理由,也没有听从你命令的理由啊。」
「对方不是已经没有敌意了吗!没必要杀了他!」
罗雷斯随手丢开西洋剑,「嘛~算了!像这样的小角色怎样都好~」
怎么可能会没有敌意,同伴都被杀了,那孩子不可能没有敌意啊...
罗雷斯转身离去。
一旁的长发男子对着利希特说教,但很明显被骂的那个根本没在听。
「那个...」城田走过来。
「是你啊。」男子递出名片,「我是利希特的经纪人格兰兹·罗森,不是吸血鬼而是普通人类。」
「然后这家伙是我们的吉祥物鲸鱼。里面的是罗雷斯的下位吉尔登斯坦,请叫他吉尔。」
 
「心情糟透了...」罗雷斯一边走一边给人发简讯。
「晚上好~」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罗雷斯停下了脚步。
「排行第五的姊姊~」
罗雷斯颤抖的移开手指,透过手机萤幕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男子。
「今晚的演奏会有趣吗?」他的语气轻松的就像一个向姊姊提出问题的乖巧弟弟一样。
「不...不会吧...」
「通过吧~通过吧~」男子悲伤而又愤怒的唱着。「去程容易,归途...」

评论 ( 6 )
热度 ( 9 )

© 冬血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