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血狐

我是一只喜爱给喜欢的角色配个好cp的狐狸😆
更喜欢为那些cp写文,做好心理准备后再上传,希望大家如果喜欢我写得文请一定要留言,我会努力写出更多的!(握拳
虽然我的文笔根本是幼儿园等级der😭(画圈圈

[利law]灰尘溢出的后果(上)

灰尘溢出的三位真祖皆性转
剧情是用广播剧温泉的那篇
不小心爆字数所以分成上下篇了
@🔹十六夜🔹 您点的文来了,请先食用上篇试试看合不合您的胃口😝

「天使酱在下沉!哎~这不是完全泡晕了吗?」看着快要沉到水里的利希特,罗雷斯还很悠哉的看戏。
「说看到了天使的话,这可不得了了。」维持着猫形态的小黑漂在水面上。
「真是没办法呐~」罗雷斯无奈的抱起自家eve。
「天使在推我...」利希特恍惚的说着。
「才不是天使,是我啦!大家的偶像-lawless酱!」罗雷斯抱着利希特走出温泉。
「竟然也有这样长得一张看上去就脑子不太好使的天使啊...真意外...」事实证明就算泡晕了利希特还是能跟罗雷斯吵。
「我要把你扔出去喽!」
「休,我们就数到十也出去吧。」铁想想时间差不多了,便提醒一声。
「也是啦,那就数到Ten吧!」休闭上眼睛开始数,「啊one-啊two-啊three-啊four...」
「澎-」
还没数完的休被一阵烟雾笼罩...
「休!」
铁着急的挥散烟雾,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小女孩。
「嗯?」那个小女孩拉了下头发,然後扑进铁怀里。「阿铁!」
「欸...」城田傻眼的看着那个小女孩,「你是...休!」
「啊啦啊啦~」莉莉丝毫没有惊讶的说道,「看来时间到了呢~」
「All of love,你说时间到了是什麽意思!」休皱起眉头问道。
莉莉挥手,原本很熟悉的身影变得比较纤细了。
看似没什麽变化,但是身体却变得娇小了一点,还有明显的女性特徵...
「好像是灰尘溢出的後果。我在灰尘溢出後一段时间,就变成了这个模样。算算休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呢~」
「这种是要早说啊!」城田和御园同步喊道。
他们现在完全不敢转身去看莉莉啊。
「等等...」城田突然想到刚才离开的那对主仆,「那罗雷斯他!」
「啊!!!」
女性的尖叫声从放衣服的房间里传出,他们急忙冲进去。
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就这麽被利希特压在身下,金发美女的双眼含泪,下身仅用一条毛巾遮住。
三撮挑染成黑色的浏海表明了她的身份。
「啊~我妹妹会嫁不出去哦电波天使~」小黑还有心情开玩笑。
「才不会嫁啦!」罗雷斯推开利希特,用毛巾勉强遮住身体。
说实话,一个衣衫不整的美女双眼迷蒙的看着自己,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啊。
「总、总之,先把衣服穿好吧...」

「喂,莉莉,这叫浴衣的东西是怎麽穿的呀?」没穿过这种衣服的御园下意识找他的保姆(划掉)搭档帮忙。「而且这真的是衣服吗?不只是一块布吗?」
「好了!这样怎麽样啊,御园?我独创的穿法!」莉莉向御园展示身上的衣服。
「总觉得应该不是像北欧神话里的衣服的。」御园一如既往的吐嘈。
「莉莉,你怎麽好神圣啊!」
「不是这样吗?」莉莉不解的歪头。
「怎麽搞的,这个衣服?是这样穿的吗?」利希特也没穿过浴衣。
「这边也好神圣啊!」
「哦,你们不知道浴衣的穿法啊。」铁这时才想到,「那麽,我先帮一个人穿好给你们看。小不点,过来下。」
「小...算了」不管怎麽纠正都没用,御园认命的走过去。
「手从这里穿过去,这边是前面,然後是这样。」铁一步一步的演示给他们看,「还是有点长啊,虽然已经拿的是儿童穿的了。」
「不是我太小了!是这个世界太大了!」御园手插腰说出了他的新名言。
「真美啊~」
「然後把腰带系上,完成!」铁无视他继续手上的工作。
「哦~挺帅的嘛!怎麽样,莉莉?」御园满意的看着身上的衣服。
「噢~很配呦!」
「原来如此,这就是Japen的衣服吗?」利希特照着刚才看到了把衣服穿上。
「是浴衣啦,利希酱!」罗雷斯纠正道。
「是说,为什麽罗雷斯妳们也和我们一起换衣服啊!」城田现在才反应过来。
「有什麽办法嘛。总不能叫我们直接出去啊!」罗雷斯嘟着嘴巴,伸手帮利希特重新系好衣服。「这样就可以了!利希特刚才系反了,我记得日本的浴衣反着系好像是死人才会用的哦。」
「确实是这样没错,强欲的大姊真是厉害。」
「强欲大姊是什麽奇怪的称呼啊!」罗雷斯红着脸大叫,变成这种样子又被叫大姊让人很不爽啊!
「啊!对了,还有就是今晚睡觉的房间,两人一间可以吗?」铁又一次无视的别人说的话。
「欸?还准备了那麽多房间啊!我还以为肯定是大家睡一起呢!」
「我说真昼啊,你就这麽想和我的妹妹们一起睡啊。」小黑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还刻意挥手让妹妹们不要靠过来。
「喂!小黑!」
「我神经太敏感了,不是单人间根本睡不着。」
「说什麽呢~利希酱,你不是困了就啪的一声就倒下的吗?」罗雷斯毫不留情的拆台。
「不要进到我的视线里来,去死吧!」本来打算像往常一样踹上去的利希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动脚了。
罗雷斯看出利希特对女性的她态度不一样,不满的鼓起脸颊。
「弄暖和了,回房间睡觉了。」小黑路过罗雷斯旁边时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长发。

「我将用天使的雪球净化你们,恶魔们啊!」利希特拍掉手套上的雪。
「呦——帅呆了!太棒了!戴着兔子耳罩和小熊手套的超cool天使酱!」
「这麽冷的大雪天里,我的翅膀却没有被冻住。要问为什麽的话,那是因为我是——大天使!!」摆出专属poss的利希特这次用的是天然的背景啊。
「出现了——!大天使酱!利希特还真是怪异啊,比起这雪还要cool!」穿着迷你裙的罗雷斯为利希特欢呼着。
「吵死了,臭老鼠,去死吧!」利希特丢了一个雪球过去。
「啊,好冷啊!」罗雷斯赶紧把身上的雪拍掉。
「啊哈哈哈~哎—依旧如此无趣的两人组啊!可以呦,开战吧!」
「来喽~~~惯例的吸血鬼们的打雪仗大赛!呀吼~赶紧来分组!」
忧郁组的两人唯恐天下不乱的促成了这场比赛。
「休~离那些野蛮人远点,我们来这边堆个雪洞吧!」莉莉温柔的笑着,就像是姊妹出来玩一样。
确实是姊妹,不过小的那个才是姊姊...
「哦~好啊!」穿的像个洋娃娃的休歪头,「可是莉莉,要堆个你能钻进去的雪洞的话,得堆的非常非常大呢!」
「说得也是呢...」莉莉拍拍休的头,「那麽我们先从能让休钻进去的雪洞堆起吧!怎麽样?」
「这边真是和平啊~」城田看着这对姊妹,「等等!莉莉你不会冷吗!还有罗雷斯!」
和穿着洋装的休不一样,莉莉穿的是热裤啊,罗雷斯是迷你裙。
莉莉摇头,「不会哦,我不那麽怕冷。」
罗雷斯拉了下过膝的袜子,「我有穿袜子啦,还算可以忍受的程度。」
「真是的,真的会冷的话不要硬撑哦!」城田提醒到。
「知、知道了啦!为什麽只针对我啊...」罗雷斯拉起围巾,遮住刚才因为城田的关心而染上红晕的脸颊。
「因为妳最不让人省心了啊。」小黑拍了拍城田的肩膀。「真昼啊,不要撩我妹妹。」
「谁在撩啊!」
「接下来呢~根据严格的猜拳结果,已经分好组了。那打雪仗大赛开始吧!首先各自归队,做好准备。」椿宣布道。

「咳咳...城田...嘛—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想确认一下才问的...」御园咳了几声。
「咦?什麽事?」城田回头看向御园。
「真的!我是真的知道的呦...只是想确认一下。」
「知道了,你这家伙。哪里不懂啦?」小黑不耐烦的直接问。
「我不是说了只是想确认一下!」御园摆弄着手上的雪球。「这个...打雪仗大赛这种东西的规则是什麽?」
「你不知道还一个劲地捏雪球啊?」城田傻眼的看着这位小少爷。
「互扔雪球,把对方弄哭的一方获胜。」小黑一本正经的继续误导御园。
「呃...原...原来如此。」御园手叉腰的大笑,「很好!我早就知道了呢!」
「是这样的吗?」铁恍然大悟的说 ,「原来我出生到现在的14年间一直都弄错了啊!」
「喂,别相信他呀,阿铁!」城田紧张的阻止铁,「连你都信了的话,会很危险的啊!」
「呃...其实呢,是在不被敌方的雪球打到的前提下,接近敌方地盘,夺下对方地盘的旗子就赢了。」
「哦,这是我知道的规则。」铁点头。
「但是啊...我们这群人玩的话。」小黑说道,「会演变成谁能站到最後的就是赢家的吧。」
「而且,我们有优势哦。」
「优势?」城田不解。
敌方有四个Boss级的人物,只要不内讧就绝对能赢啊。
「真昼你真笨。」小黑用鄙视的眼神看着真昼,「既然要把对方弄哭,那我们当然会赢喽。」
「我还真听不懂你的意思!」城田咬牙切齿的瞪着小黑。
「真昼啊...罗雷斯那家伙在对面哦。」言下之意就是,灰尘溢出的罗雷斯变得很爱哭,要弄哭她很简单。
「啊...也是呢。」如果罗雷斯知道你这样说她绝对会生气。
「我去看看那边的情况。阿铁,你也一起来吧!」
「好。」 铁放下铲子乖乖的跟过去了。

「喂,这是要怎样?这组岂不全是恶魔吗?」利希特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三只吸血鬼。
「啊—真的耶!」罗雷斯伸手推了下眼镜,「只有利希特是人类耶!」
「犹如天界云朵般洁白无瑕的雪,岂不是要被你们这些恶魔们玷污了吗!」
「没事没事~就我们三个人的程度,你一个人就净化得了对吧?」椿已经从他姊姊对利希特的态度中找到应对这个电波天使的方法了。
「啊?说什麽呢你?」罗雷斯一脸奇怪的看着她家这个跟着犯中二的弟弟。
「不是吗?利希特・杰基尔兰德・轰。」椿用和服的袖子遮住脸上的坏笑,「要问为什麽的话,因为你是~」
「天使!」利希特接上了自己的专属poss。
「啊哈哈哈哈哈!是啊,太棒了!天使酱,超cool!」椿毫不在意的抢了他姊姊的臺词,「降临於这世上最强的电波酱!」
「是最後的天使酱!」罗雷斯不满的纠正,「那可是我的臺词!你把我的专职工作给抢了啦!」
「啊哈哈哈哈,最强的天使酱要回到天界惩罚你了呦!」
「啊!明明戏弄天使酱是我的特权!」罗雷斯鼓起脸颊。
「你们几个对我的天使魅力相当了解嘛。」利希特根本没感受到罗雷斯的心情。
「嗯哪~天使酱的天使魅力可不是盖的呦~」椿敷衍的回应,他可要好好看看这个天使是怎麽得到他姊姊的心的。「怎麽我都好像被净化了,变得有点像天使了!」
「哼哼,是吗?太好了。今後也要继续修行哦。」
「不要啊!那些根本是皮笑肉不笑!完全是鄙视别人的白痴狐狸!天使酱不要对着他笑啊!」罗雷斯生气的跺脚。
看来灰尘溢出的後果除了变得爱哭、变成女性以外,还会把罗雷斯的个性变得和普通的少女没什麽两样。
「好了,玩笑就到此结束,首先要全力捏雪球。」椿蹲下去随手捞了一点雪开始捏雪球。「哎...就这样把雪堆到一起,把石头放进去然後...」
「雪里可以放石头吗?」利希特疑惑的看着椿的动作。
「嘛~这可是日本雪球大战的常识呦!」椿想到利希特是外国人所以就随便回应。
「好孩子绝对不能模仿呦!」贝鲁奇亚拿着一个木制的牌子说道。
「这样啊,那扔石头不可以吗?」利希特捡起一颗手掌大的石头。
「那不就成了石头大战了?」
「这样啊,那就尽可能放大石头进去」利希特把石头包进雪球里扔向罗雷斯。「然後扔向死老鼠」
「啊,这孩子还不清楚游戏规则呢!」罗雷斯闪过利希特扔过来的雪球。「我可是你的队友!要朝敌人的阵地扔啦!」
「呵呵呵呵~一想到那边那队全是些小鬼头」椿笑的十分邪恶。「真有点儿不好意思呢~」
「明明非常很好,真会说呢~」贝鲁奇亚偷笑着,「椿Q你十分乐在其中呢!」
「哎呀~不论何时都要全力以赴可是我一贯的作风!」
「这是当然的!要比的话就一定要赢!」
「真的没问题吗,这个队伍?」罗雷斯有点担心的看着对面,「听说对方组里还有初中生在呢...」
「总而言之~朝对方组扔雪球,追击并刺穿他们!」贝鲁奇亚拿出他的剑欢乐的挥舞着,「只要让对方大喊说“啊~不...不行了!绕了我吧!”就是我们这边赢了,对吧?」
「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容易理解很好。」利希特理解的点头。
「一点都不好!」城田和铁从旁边的雪堆中跑出来。
「哇!吓我一跳!」
「突然蹦出来是要干嘛?是来侦察的吗!」贝鲁奇亚大喊着。
「你们几个!在雪球里塞什麽石头啊!」城田指挥着铁,「阿铁,把这些家伙的雪球都毁掉!」
「包在我身上,真昼大哥!」铁举起手中的铲子。
「好不容易做好的雪球啊!」贝鲁奇亚看着被毁掉的雪球惨叫着。
「啊—哈哈哈... 」椿捂着被石头打到的地方大笑着,「石头...雪球里头的石头蹦出来了,好痛!呃呵呵呵呵呵!」
「看你做的好事啊!你这个肌肉发达的初中生!」贝鲁奇亚把剑对着铁。
「哦?」
「这个有些微妙...有点不像是骂人啊...」罗雷斯拉上利希特躲到不会被波击的地方吐嘈。
「喂,小黑!雪球大赛终止了!」城田对着对面的小黑大喊。
众吸血鬼们大叫着。
「改成堆雪人大赛!雪人堆得最大的那个人胜出!」
「小时候...我曾有很多梦想...」
「欸?利希酱?」罗雷斯愣愣的看着利希特。
「弹钢琴给很多人听、在天空中自由飞翔、和动物对话。」利希特举着手大喊。「还有...就是想堆出一个世界第一大的雪人!」
「咦!等...等等,利希酱?!」
「我来堆身体!你给我做个脑袋就行了,死老鼠!」利希特冲向一旁准备开始动手。
「咦!!!」罗雷斯无奈的跟上去。
「哦,太好了。意外的很起劲呢。」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冬血狐 | Powered by LOFTER